【密斯特喬模型人專題報導】軍模界的超級名模「方丈」

沒有留言

【#密斯特喬模型人專題報導 軍模界的超級名模「方丈」】
在去年模型圈的可說是風雲人物的樊成彬老師,通稱「方丈」,在2016年 Moson Model Show 以「匈牙利空軍Mi-24雌鹿式攻擊直升機」 獲得世界冠軍的殊榮。一起來看看有什麼比賽秘辛和製作心得吧~
- - -
【二月份課程報名啟動】➡https://goo.gl/NojGeH
【模型日常工具選】➡ https://goo.gl/GFeMtr


▼密斯特喬模型課程,開啟動手創作的世界!

▼我們前進了位於萬華廣州街的一處神秘據點~「達模院」大本營。果然是滿坑滿谷的模型。
(和密斯特喬不相上下XD)


▼隨處可見的調色盤,看起來就像一幅抽象畫。


▼終於見到方丈本人了,其實小編覺得本人其實相當的和藹可親~ 但話語中還是保有在螢幕上不時夾雜國罵的犀利感~


▼開場當然就拿出冠軍作品「雌鹿式攻擊直升機」!


▼小心翼翼的將模型取出。


▼在草原上奔跑的孩子們~


▼螺旋槳部位在運送時需要分裝。


問:在 2016年的「Moson Model Show」中以「匈牙利空軍Mi-24雌鹿式攻擊直升機」奪得全場冠軍,當初為什麼想要做這架直升機呢?
方:很簡單,這算是比賽的一種策略。因為這次是在匈牙利,所以我們當然要有點地緣關係,人不親土親,這個直升機在當地算是很有名的代表直升機,匈牙利建國百年的特別塗裝版,現在已經退役了。但其實匈牙利籍的評審只有三個就是了。考證主要是這些外露天線跟這些熱焰彈不太一樣和一些小地方。



問:我們看到這邊有兩個小朋友在玩著模型,你當初創作時的想法是什麼?
方:第一點,它是一個作品視覺的引導,從小朋友的身上一直延伸到直升機。第二點,小孩子總有一些夢想,很單純地對模型或飛機的夢想。基本上來找了一些匈牙利小朋友的照片來參考,而且如果只是單單做一架直升機作品就比較單調了。

問:在那Moson比賽還有進入基地和真實的雌鹿式攻擊直升機合照,是有什麼因緣際會嗎?
方:這次參加匈牙利於上週舉辦的MOSON軍事模型大賽(Moson Model Show 2016)等於說是歐洲的各大俱樂部投票在這裡。在歐洲來說Moson是一個鐵路的樞紐,各國的參賽者來說交通比較方便。其實當初也沒有約好,一開始剛好有一個朋友參加直升機基地舉辦的模型俱樂部得了冠軍,頒獎者就是當地的指揮官。我們就問他有沒有機會我們也可以去參觀,但也許溝同上有問題沒有成功。後來比賽有一個裁判長剛好是當地基地模型俱樂部的會長,也是現役軍人,經過溝通後,指揮官才批准這個很棒的文化交流機會。



問:方丈的學習背景是美術專業和做模型有相關嗎?
方:其實這跟我的美術專頁背景是沒有關係,玩模型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一項嗜好。我爺爺是飛官,小時候常帶我去空軍基地,在寒暑假就會去屏東的軍基地,印象中常看到F104、C119等,小學時就和舅舅一起玩模型,從學校走幾步路就到老店吉欣模型了。第一台模型就是在吉欣模型買那種吊卡的F-5E。

▼傳說中的「方丈神水」鏽化專用!


▼看看這自然的鏽化效果,秘方居然是「空壓機的廢水」原汁原味最自然的鏽色!


問:一路看模型下來也超過30年了有感覺什麼變化嗎?
方:以現在的模型來說,開模的細緻度是越來越好,但是你有時候回頭去看那種老模型例如MONOGRAM這個老牌子,那種都是手刻的,往往更有它的味道,在當時基本上是全手工製作,像這種帆布的感覺都製作的很有風味,並不見得會輸給機器刻的。

陸海空三種我最喜歡玩的是天上飛的戰鬥機,因為淵源關係。台灣從抗戰一直到,現在基本上我們台灣用過的戰鬥機是全世界最多型號的。以前各國的退役的戰鬥機都買來用,所以台灣接觸到的戰鬥機種類很多。新手的話建議從田宮開始製作,如果要玩筆塗的話建議要玩坦克,坦克在實體塗裝上會有油漆的刷感,但因為戰鬥機本來製成就是用噴的,尤其是現代戰鬥機,所以還需要噴漆設備,門檻稍微高了一些。

▼比大多數模型人年齡還大的MONOGRAM PBY-5 Catalina老模型!


▼手工的質感其實很有韻味~


問:做模型的過程中,最快樂的是什麼時候?
方:上色的部分是我最喜歡的,利用不同的顏料媒材做變化。另外有一點很多人把噴筆這個東西當作噴槍再使用,但因為我們從小在學噴畫嘛,我們的觀念就是當作一支畫筆。早期的時候沒有PHOTOSHOP,比如你要畫一張車子海報,要畫得跟真的一樣時就需要用噴筆。所以你看我示範影片時,使用噴筆會有一些手感表現。

我認為如果噴筆只拿來噴漆很可惜。你可以做一些很細的色彩變化,並不是指陰影噴法。例如一架灰色飛機會受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風吹日曬,單就灰色而言是有很多變化的,所以不是一個顏色到底。而且建議不需要在意所謂的標準色,只要最後接近實物的感覺就好。

▼方丈的真正意義上鋼彈初體驗,利用全機筆塗的方式上色與製作。


▼將軍事模型的技法運用在鋼彈上整個味道相當特別。


▼盾牌的破損表現。


問:關於達模院成立的起因是什麼?
方:起初是因為有這個軍事模型技術研究社,常會在咖啡店辦聚會。辦著辦著就想如果有一個地方可以大家一起做模型多好,在台北住的地方這麼小,有老婆小孩的模友,要噴漆也不方便。大約兩年前開始有「達模院」這個地方,這裡每模友(患者)都有鑰匙,自由的使用這個空間。

問:台灣的軍模水平以世界上來說程度如何?
方:以軍模這塊來講台灣的水準可能個別水平有世界級的人物,但整體水平可能還不及平均水準,所以更需要推廣這一塊。已達模院而言,我們沒有什麼不傳之密,你看像我們網路上所有的技法都會公布出來,有什麼問題來這裡我教你。我們沒有太遠大的志向,能教會一個是一個,這算是是我的推廣方式。在去年2016年11月的時候舉辦了Freedom盃軍事模型公開賽,學習到了很多經驗,發現到台灣其實不是沒有機會辦這種大型的比賽,而下一屆的Freedom盃也會增加科幻類的項目,到時候也歡迎各位朋友能共襄盛舉~



▼這架F-14作品完整的展示方丈所說「就算是灰色也是由各種不同的灰所組成。」


▼一些細節、油漬等髒污表現。


▼掛在達模院牆上的興趣之作「霍克三型」插畫,可見方丈的油畫繪畫功力紮實~


達模院遊記就到此告一段落了~這次又學到了很多觀念和色彩的運用!有機會大家有多嘗試軍事模型這塊領域吧~也許你也會發現有什麼技巧可以運用到科幻模型上喔!

密斯特喬模型人專題報導,我們下一期見!
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